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最好的健康公益网站! [登录] [注册]
会员中心|TaG标签|网站地图|RSS订阅|在线留言|百度新闻

  • 热点搜索
  •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健康 > 健康资讯 > 新闻快报 >

    江西博雅被曝问题药致死患者库存药品仍在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 发布者:(责任编辑:霍 时间:2009-01-15 12:17
    文章摘要: 江西博雅被曝问题药致死患者 库存药品仍在卖
     

        新闻回顾:

      抚州,江西东部一座并不知名的小城,今年6月因一起药品致死案陷入舆论漩涡:当地明星企业博雅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雅公司)生产的静脉注射用人免疫球蛋白药品,在经过多个中间环节后,导致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6名患者死亡。

      事发至今已半年,权威部门仍迟迟没有给出最后的调查结论;既未被“定罪”,又无法证明清白的博雅公司处境艰难;死者家属虽已陆续和医院达成调解协议,但仍希望查明真相。

      12月2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入博雅公司探访时发现,博雅公司目前仍在销售库存药品,采集血浆的工作每天都在进行。

      【回访·博雅公司】

      药品拒绝零售

      半年过去了,12月25日,博雅公司一改6月初的戒备森严,记者顺利地进入不设防的博雅公司厂区。

      采浆车还是天天在忙

      博雅公司的厂区从外到内分别是办公大楼、血浆库和车间,规划有序,干净整洁。大部分窗户都紧紧关闭,只有办公楼的一楼和三楼有人上班,二楼被防盗门紧锁,空无一人。记者在一楼看见一间办公室挂有“驻厂监督办公室”的招牌,但房门紧锁。

      中午时分,博雅公司厂区只留有一名保安,厂门大开。白色的血浆采集车静静地停在门口的车库里。13:40左右,采浆车缓缓驶出博雅公司,沿赣东大道离去。

      附近的居民告诉记者,博雅公司的采浆车每天清晨6时出发,驶向约60公里外的南城县,中午回来。崇仁、南城是博雅公司最大的两个采浆点,一些农民“像赶集一样”,常常到县城采血点供血浆。

      博雅公司的一名离职员工告诉记者,即使是在博雅公司处于风口浪尖的6月初,采浆车仍然没有停止出动。

      车间有“重兵封锁”

      附近居民告诉记者,这半年时间,博雅公司看起来不那么忙,可能大部分时间都不生产,但员工仍然每天上班,在公司消磨整天的时间,工资仍然按时发放。

      虽然厂门大开,博雅公司车间仍被保卫科“重兵封锁”。工作人员说,药品概不零售,需要批发的话可以去找销售科。

      唯一发出阵阵轰鸣的是血浆库,制冷机一直不停地运转,曾有员工告诉记者,血浆保存要求极高,一旦温度控制不好就要变质。

      门口一名博雅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目前博雅公司已经坚决拒绝零售任何药品,但批发还在进行,前来买药的批发商必须提供资质证明。目前厂里没有新生产的产品,卖的都是仓库的存货。他向记者透露,库存量非常大,不会很快卖完。

      人免疫球蛋白致死事件发生后,博雅公司召回并封存了同一批号的药品,但其生产的其他药品,并没有明确受到限制。

      【回访·受害者】

      死者家属期待事实真相

       11月初,医院方面向死者家属提出每位死者补偿人民币20万元,要求家属放弃追究权利。起初,死者万国明的妻子伍红英表示无法接受,坚持要求查清真相。

      昨日,伍红英告诉记者,半年来为寻求真相的奔波,已使全家身心疲惫,她已在25日前后与医院签署了协议,无力抗争下去,但内心仍然期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从人体血管流出,直到流入另一个人的血管,血液制品的生命周期伴随着巨大的风险。供浆队伍在逐渐流失,不断缩小,而病人却在忍受无药可用的煎熬,供需长期严重失衡。血液制品特殊的稀缺性带来的暴利,衍生出种种畸形的怪现象。

      血浆给博雅公司带来了巨额利润,但同时也带了无穷无尽的潜在危机,使企业长期如走钢丝一般,笼罩着隐秘的面纱。

      一位尿毒症病人告诉记者,人免疫球蛋白在医院里长期处于缺药状态,家人只能想方设法在外面买。但由于黑市混乱,医院通常拒绝为病人注射来历不明的人免疫球蛋白,除非病人签字保证后果自负。药品的价格在黑市上不断被炒高,病人也感到承受不起。

      博雅公司员工告诉记者,案发前,博雅公司内部规定每个员工每天可以凭处方购买两支药品,很多药品就这样通过员工流出,进入黑市。

      【回访·当地政府】

      不希望看见博雅倒下?

       抚州当地政府一名官员告诉记者,博雅公司在抚州举足轻重,市政府非常重视,不希望看见博雅公司因此倒下。

      抚州虽然并不富裕,博雅公司却曾经是个很有钱的单位。一名离职员工告诉记者,2001年以前,博雅公司的正式员工月薪高达1700~1800元/月,而当时抚州其他企业,人均月薪不过500~600元,管理层也最多只有800元/月。企业效益好,赚钱多,很多人通过各种渠道想进来。

      改制前,博雅公司的年终奖也十分可观,普通员工都能拿到6000~8000元。有一年过年,公司还给每个员工发了一套雅戈尔西装以及各种价值不菲的高档年货,折算下来,这笔丰厚的年终奖高达上万元。

      离职员工回忆说,博雅公司最好的日子是在1998年到2002年,产品供不应求,甚至滋生了种种怪现象。不仅是业务经理,连普通员工都处处受人追捧,医院、经销商想尽办法走后门进货。黑市也由此滋生,产品出厂后,被一路爆炒,流向全国各地。

      那时在上海、广州还有两家同类企业,博雅公司是江西血液制品企业中的独苗,是抚州的头号明星企业,纳税大户。

      由于历史的机缘,博雅公司采集血浆拥有国家批准的 “执照”。由于血液制品蕴含的巨大风险,审批的大门已基本关闭,后来者面对难以逾越的壁垒,无从进入。有资料显示,制药企业的利润率为6%,而生物制药行业的利润率仍高达13%。博雅公司拥有的垄断资源对投资者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

      2007年,规模并不大的博雅公司获得了1000多万元的利润,公司总经理对外宣称,博雅公司在整个血液制品行业排名在前十位之内。

      【回访·调查部门】

      为何迟迟不见调查结论

      从博雅事件发生事到现在,已有半年时间,权威部门仍迟迟没有给出最后的调查结论。

      2008年5月底,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6名患者在使用博雅公司生产的静脉注射用人免疫球蛋白后死亡。

      国家药监局以及江西省药监局迅速成立调查小组,分别深入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和博雅公司展开调查,同时全国各地对博雅公司生产的同一批次药品紧急封存并召回。

      博雅事件发生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国家药监局一位官员处了解到,对博雅公司的调查一度集中在灯检、包装等出厂前的最终环节。

      在抚州当地药监局进行的实验中,从博雅公司库存的同批药品中取出的样本被证明无毒,注射药品的小白鼠安然无恙。这一实验结果最终并未公开宣布,调查组官员随后回到北京,在北京的检测机构重新进行了检测。

      7月8日,国家药监局新闻发言人颜江瑛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称,经过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对送来的博雅公司人免疫球蛋白样品的检查,发现该样品存在异样,可以断定样品异常和患者死亡有直接关系。

      此后,国家药监局宣称此事已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博雅事件爆发后,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和博雅公司都是调查重点,一直处在阴影之中,经销商等中间环节也蕴藏了巨大的风险。究竟什么时候,事件的真相才能公之于众?

      新闻背景

      抚州农民包车卖血浆

       大量的农业人口,极低的农民收入,正是血液制品企业需要的土壤。许多与“卖血”相关的令人叹息的故事也在抚州上演,有的人频繁卖血浆,身体超负荷。有人听说喝生理盐水有助于血浆再生,就拼命地喝盐水,试图冲淡血浆多赚钱。

      抚州:农村收入低下

      抚州当地官员曾经告诉记者,抚州是文化之乡,支柱产业是农业,拥有国家级商品粮生产基地。资料显示,抚州380万的总人口中,有100万生活在市区。

      在经济建设方面,当地人告诉记者,除了“珍视明”等少数几家外,抚州能叫得响的知名企业并不多。政府开辟的金巢、抚北两个经济开发区,虽有也有一些企业进驻,但产生的经济效益有限。

      今年全球金融风暴来袭,抚州的一些房地产开发商面临破产的可能,铜矿企业也在金融风暴中遭受损失,这使当地的经济发展受到更大的影响。

      2003年,抚州房价开始暴涨,市中心楼盘价从每平方米不到1000元激增到现在的3000元/平方米。目前,当地的房价虽已开始下跌,但与老百姓的承受能力仍有一定差距。

      当地人感叹,在抚州,就连普通的大学毕业生月薪也不高,对于众多打工人员来说,收入就更少,每月只能挣几百元。在农村,农民的生活水平也不高。

      记者在抚州的街头见到,一些新开挖的地基停了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复工。街边可见到零散的小饭馆和杂货铺,只有大排档的生意非常红火。

      一些数据似乎可以反映抚州人真实的生活水平。政府部门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抚州财政总收入29.7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101元,农民人均纯收入4096元。抚州市辖的11个县区,2007年刚刚实现每个县财政收入过亿元,其中南城、崇仁县年收入仅2亿元。

      农民:送上门卖血浆

      不大的抚州城里,有关血液的宣传画随处可见,远比一般小城密集。在抚州最繁华的洪客隆超市门口,血站的无偿献血车常年停靠。护士告诉记者,血站的采血车接受的是无偿献血,全都用于供应临床,在博雅公司的车上是卖血浆,博雅公司的车不允许停在市中心,而只能去县城和乡下。

      血站工作人员曾向记者透露,博雅公司收血浆的价格是每400毫升80元,这一度令许多农村妇女趋之若鹜。博雅公司长期处于缺乏原料的状态下,即便在遭受巨大舆论压力时,采浆车仍然出动。

      博雅事件发生前,博雅公司曾对外宣传其作为血液制品企业的优势。卫生部划定的江西省内7个单采血浆站是公司一对一的血浆供应单位。江西浆源丰富,献浆人员都是偏穷山区的农民,人员流动性很小,受病毒污染低。

      离职员工告诉记者,2002、2003年前后博雅公司买入了几辆单采血浆车。在那之前,博雅公司的血浆都是贫苦农民送上门来的。

      在抚州采访的过程中,很多当地人告诉记者,那时博雅公司门口常常聚集着大量的农民。他们往往二三十个人组织在一起,包一辆金龙客车,集体到博雅公司门口卖血浆。他们中间,大部分是30到40岁的农村妇女,取浆的过程通常是将血液从人体中抽出,经过仪器分离出血浆,然后再将红细胞输回人体。

      有了采浆车之后,博雅公司不再在厂里接受血浆,而是定期将车开到县城的各个采浆站。附近的农民也像赶集一样,前来卖血浆。

    ·
    ·
    ·
    ·
    · ·
    ·
    ·
    ·
    ·

    (责任编辑:霍键)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查看所有评论
    • 表情:
    • 评价:
    • 匿名发表 登录 | 注册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